吃松子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总裁小说网www.30secmilk.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武柯沉默了一会儿:“还能撤吗?”

陈承平往后看,看到一层层攒动的人头:“很难。”

雷众开口:“他们会上来观礼。”

吴璘小声补充:“我这里已经有人在往上走了。”这里不是民居,而是一些相对开放的破旧教学楼式建筑,门都没有,估计不好藏。

而且。

陈承平听见一声枪响,目光沉沉:“他们在射杀逆行者,还有人在随手拉人对口号。翻译说他也不知道答案。”

宗教的狂热里,无知是对神明的不敬,而回头更是板上钉钉的罪行。

那是个绝好的一尝血腥滋味的理由。

沉默,显得极为漫长的沉默。

扔下所有装备,改头换面,或许能有混入其中的可能,但一旦被发现就只能束手就擒。原地待命,则可以想见屠杀式的惨烈交火,与弹尽粮绝绝望相倚的结局。

为了伪装,他们甚至没有几个人穿了防弹衣。

陈承平深吸了一口气:“是我的问题。”

是他挑了个最糟糕的地方和最糟糕的时间,把大家陷入绝境。哪怕只往边上偏五百米,他们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城墙上离开……

“陈队长,没有谁知道还会有这种事,地图上也没有标明这里是个祭坛,”吴璘安慰他,“最重要的”

那边傅东君忍不住了,夺过武柯的电话:“你们最多还能躲多久?”

陈承平再看了一眼下面的情况:“我这里,二十分钟。”

“我们也是,”吴璘回头跟迟源示意了一下,“几个人没事,我们都带了刀,人多了就难办了。”

“我们尽量。”

“二十分钟应该可以,我这里比较空。”

“我们也可以。”

傅东君听完:“我现在出发,如果十五分钟后依然没有转机,我直接炸了他们城门,到时候你们见机行动。”

江成雨小声嘀咕:“他是真的粗暴啊。”

粗暴归粗暴,陈承平没有表达异议,也不准听武柯的欲言又止。挂了电话,他让黎自成清点还有哪些人没到,片刻后,黎自成回报:“聂哥依然没有消息,老喻说正在朝这边赶。”

聂郁。

陈承平往里走:“把东西都收拾好。”

“是!”

喻蓝江背着宁昭同绳降落地,一边朝停车地点跑一边小声道:“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被他人拿下的窝边草

被他人拿下的窝边草

taz001
(后宫/母女盖饭/ntl,非ntr)这本书不是ntr,而是ntl,也就是说,男主是绿别人的人,所有女主(苦主的女人)都是他一个人的菜。自始至终,苦主也只会被他一个人绿。一开始写时还是想要注重逻辑的,但写了几百字就放弃了,无脑爽,只顾及基本逻辑。本文是随兴短篇,不会写太多,后面也可能直接太监了,大家拿来冲就完事。
高辣 连载 8万字
嫁到漠北以后

嫁到漠北以后

锅包粽
文案:【聪慧坚韧高门贵女vs武力值ax糙野孤狼】沈瑜卿十岁进书院,直到及笄那年离学归家,已心有所属,费尽心思要嫁给书院博学温雅的行严先生。却不想一朝踏错,被迫出嫁漠北,做了漠北的王妃。当她写出第三十封借口留家的信时,那个男人胡衣勒马追到了上京。“就是因为那个书呆子才不愿跟我?”某夜,红烛泣泪,小窗里隐有暗影浮动,男人低哑耳语。沈瑜卿不想理他,偏头躲到另一边。魏砚黑着脸,掰过她的下巴,咬牙威胁,“
高辣 连载 34万字
小倌受宠记

小倌受宠记

云上看景
青楼小倌皇g0ng受宠记~~清水,r0u渣。万字小文,很老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略小白,无逻辑,没剧情,不代表任何三观 。第一次写文,勿喷。?
高辣 连载 1万字
沈沦(姐弟)

沈沦(姐弟)

行道迟
1934年,因汴境的战争而失去家族庇护的陆顺,坐上前往贝沦市的列车,寻找三年前远嫁贝沦的亲姐姐。当他踏入那个小花园的时候,天空降下了小雪。他知道,他将就此沈沦。在被污浊了的悲伤今日细雪悬而欲降在被污浊了的悲伤今日微风吹而将访那被污浊了的悲伤狐皮大衣或言相仿那被污浊了的悲伤靠着薄雪蜷缩肩膀那被污浊了的悲伤没有希求不再祈望那被污浊了的悲伤倦怠之时幻想死亡——中原中也《被污浊了的悲伤》
高辣 连载 2万字
一日为师

一日为师

解开衬衫纽扣
够狂野,也够风骚,但要有耐心
高辣 连载 3万字
遇妖

遇妖

乱作一团
woo13(woo13) 凡人遇到妖,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总有那么几位姑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遇到不同的男妖。 他们各俱风华,比凡间的男人更俊美、更痴情,最要命的是…… 更能干!!!
高辣 连载 4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