煌煌Crépuscule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总裁小说网www.30secmilk.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把景怡然送出门后,郁笛又在休息室呆了一会。

期间他接到了个电话——不陌生,甚至假期时候还提过。

来电显示:周司涵。

郁笛靠在椅子上没动,接通了电话。

“好久不见,最近身体怎么样?”周司涵先开了口。

“还行吧,没死呢。”郁笛懒洋洋的,没个正形。

对面似乎让他噎了一下:“哪天你没了我也打不通电话啊。”

“你打电话也不像要和我聊天啊。”郁笛拆穿周司涵的真实意图。

“行了,就你嘴毒,”周司涵见这个话题聊不下去,单刀直入,“司原说那天见到你同事了,怪可爱一个妹妹。”

“嗯。”郁笛拖腔拉调,故意不接话。

“之前展会上我也见过了,确实很可爱。”周司涵回忆了一下,做了个评价。

“嗯。”郁笛还是没什么波动。

和这群人说话只有这点累得慌,好在郁笛习惯了装聋作哑。

“她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周司涵继续开口。

郁笛在心里叹了口气,懒哒哒开了口:“她好特别,她和你见过的其他女孩都不一样。你是不是想这么说啊,梗太烂了。”

“她是吗?”见郁笛死活不接话,周司涵索性把话挑明了。

郁笛沉默片刻,装傻:“是什么?不太懂。”

“你在说谎。”周司涵说话十分直接。

“她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郁笛侧了侧身,身体擦着椅子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我也觉得和我撒谎没什么必要,”周司涵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真麻烦啊,特别是周司涵这种身份。

郁笛无声叹了口气,开口装得很像:“我不了解啊,你觉得像吗?”

“你问我?”周司涵反问。

“没什么我就挂了,休息一下准备上班了。”郁笛说着要挂电话,那边没开口。

“嘟。”通话结束。

……

下午郁笛去开会了,景怡然发给了郁笛一份ppt。

她已经习惯了这人不在位置上坐着,哪天他能安稳坐一天景怡然才觉得稀罕呢。她闲下来,算了算手上的工作:参展总结的ppt已经交给了郁笛,今天再辅助其他同事帮忙分析些资料,然后就可以按时下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被他人拿下的窝边草

被他人拿下的窝边草

taz001
(后宫/母女盖饭/ntl,非ntr)这本书不是ntr,而是ntl,也就是说,男主是绿别人的人,所有女主(苦主的女人)都是他一个人的菜。自始至终,苦主也只会被他一个人绿。一开始写时还是想要注重逻辑的,但写了几百字就放弃了,无脑爽,只顾及基本逻辑。本文是随兴短篇,不会写太多,后面也可能直接太监了,大家拿来冲就完事。
高辣 连载 8万字
嫁到漠北以后

嫁到漠北以后

锅包粽
文案:【聪慧坚韧高门贵女vs武力值ax糙野孤狼】沈瑜卿十岁进书院,直到及笄那年离学归家,已心有所属,费尽心思要嫁给书院博学温雅的行严先生。却不想一朝踏错,被迫出嫁漠北,做了漠北的王妃。当她写出第三十封借口留家的信时,那个男人胡衣勒马追到了上京。“就是因为那个书呆子才不愿跟我?”某夜,红烛泣泪,小窗里隐有暗影浮动,男人低哑耳语。沈瑜卿不想理他,偏头躲到另一边。魏砚黑着脸,掰过她的下巴,咬牙威胁,“
高辣 连载 34万字
小倌受宠记

小倌受宠记

云上看景
青楼小倌皇g0ng受宠记~~清水,r0u渣。万字小文,很老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略小白,无逻辑,没剧情,不代表任何三观 。第一次写文,勿喷。?
高辣 连载 1万字
沈沦(姐弟)

沈沦(姐弟)

行道迟
1934年,因汴境的战争而失去家族庇护的陆顺,坐上前往贝沦市的列车,寻找三年前远嫁贝沦的亲姐姐。当他踏入那个小花园的时候,天空降下了小雪。他知道,他将就此沈沦。在被污浊了的悲伤今日细雪悬而欲降在被污浊了的悲伤今日微风吹而将访那被污浊了的悲伤狐皮大衣或言相仿那被污浊了的悲伤靠着薄雪蜷缩肩膀那被污浊了的悲伤没有希求不再祈望那被污浊了的悲伤倦怠之时幻想死亡——中原中也《被污浊了的悲伤》
高辣 连载 2万字
一日为师

一日为师

解开衬衫纽扣
够狂野,也够风骚,但要有耐心
高辣 连载 3万字
遇妖

遇妖

乱作一团
woo13(woo13) 凡人遇到妖,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总有那么几位姑娘,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遇到不同的男妖。 他们各俱风华,比凡间的男人更俊美、更痴情,最要命的是…… 更能干!!!
高辣 连载 44万字